《看见》语言研究随着移动终端、人工智能的兴起与发展信息传播的方式变得更加灵活

《看见》语言研究随着移动终端、人工智能的兴起与发展信息传播的方式变得更加灵活


     人类生活的整体媒介化、网络化是大趋势.但"世俗化"心态"人际化"盲从正在各种语境下泛滥.当下的传媒语言处境引人忧虑.本文以节目主持人柴静在《看见》中的语言为研究对象以具体的谈话内容做支撑.从语用学的角度出发结合传播学相关知识.对柴静在主持节目中影响其语言使用的语境和会话原则进行分析归纳柴静的会话策略以期提高新闻访谈节目主持人的语言素养丰富我国访谈节目主持人语言的人文精神. 关键词:《看见》 柴静 语境 会话原则一、绪论 1.1选题背景 在互联网环境下传播者与受众一体化越来越成为新闻传播的主要内容资讯的制作过程更加开放事实与观点之间的区别变得越来越模糊传播效果具有越来越大的不确定性.新媒体组织对新闻传播的控制也越来越难.部分媒介不顾新闻职业道德一味迎合受众的消费需求新闻专业主义被消解. 同时随着新媒体的迅速崛起媒体行业间竞争加剧.谣言泛滥、侵犯隐私、群体极化现象时有发生.全媒体背后的新闻报道乱象俨然成为新媒体时代发展中不可忽略的绊脚石.新闻传播环境呈现亚健康会导致媒体公信力下降直接影响着媒体社会功能的履行.对于受众尤其是未成年群体产生了不良的诱导效果甚至会导致公众的政治冷漠最终使社会丧失前进的动力. 1.2研究目的和意义 我国正处于体制创新和社会变革的转型期新闻工作者应做好"把关人"的角色以专业角度解读新闻.遇到热点问题不应只从新闻价值、轰动效应等方面考虑.为此有必要回顾报道公共性取向的访谈节目对节目中新闻语言进行分析研究. 2010年12月6日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人物访谈类节目《看见》其在传播经验、社会公信力和专业人才等方面具有优势具备诠释新闻的资格和能力.《看见》以其冷静和深度著称强调人文关怀对热点事件不乏冷静客观的思考让受众深刻的了解事件的全貌,该节目具有了强大的社会辐射力.本文以语用学理论为指导以《看见》

    的言语会话作为语料对《看见》的语境及会话原则进行分析.以望学习其在传递信息引导舆论守望社会方面的贡献.希望促进节目的不断发展为我国语言传播人文精神添砖加瓦以望助推新兴媒体与传统媒体在内容上的融合发展促进融媒时代记者型主持人的发展. 1.3研究方法 1.3.1定量分析法 笔者在观看《看见》栏目中2012年7月8日至2013年7月8日共44期视频的基础上转写文字141018字.在研究《看见》节目语料的基础上对例句进行整理标注. 1.3.2文献研究法 笔者通过在中国知网、万方数据、图书馆等资料库输入"柴静、语言研究、语用学、访谈节目"等关键词并阅读柴静的博客、采访柴静的文章等整理了大量的资料通过阅读前人研究成果帮助笔者完成此次论文写作. 二、《看见》的节目特征及主持人的角色定位 2.1《看见》的节目类型、特点 2010年12月6日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推出人物访谈类节目《看见》.2011年8月7日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首播周末版《看见》时长约45分钟每周日22:36分播出.本文聚焦于2012年7月8日至2013年7月8日由柴静主持的周末版《看见》每期时长约30分钟. 《看见》融合了访谈类节目与电视新闻以类节目的共同特征偏向新闻和文化消费的现实类选题栏目偏向新闻性.其以"看见新闻中的人"为定位.讲述新闻事件和新闻人物人与周围世界的关系通过议程设置来引起社会的关注严肃的思考现实生活.

    《看见》以"为一个清晰的世界努力"为口号.其"观察变化中的时代生活用影像记录事件中的人讲述并记录新闻事件中的人将老百姓的生活同整个时代的变化联系在一起努力刻画这个飞速转型的时代中人的冷暖、感知、思想与渴望期待与观众一起了解陌生认识彼此端详相似审视自我".柴静说《看见》节目组甚至不去强调"平视"而是浸泡进受访者的生活中在生活中自然而然的反映.其采访的人物身份各异遍布各个阶层有运动运、音乐家、学者、文娱届人士、冰点人物等等采访地点也因此各有不同有体育场、办公室、山中、医院、受访者家中等等.多为一对一的人物专访话题相对较为严肃. 2.2主持人的角色定位 主持人的主持风格和自身素养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电视节目的质量和水准.一档优秀的访谈节目需要具备优秀的控场能力和适合节目整体风格又具有个人特色的主持人. 主持人柴静在《看见》节目中扮演记者型主持人的角色.柴静是集新闻采集、选题策划、节目编播于一体的节目形象代言人.在一定意义上有什么样的主持人就有什么样的节目效果.在一定意义上《看见》是为柴静量身定做的.《看见》在选题和呈现方式均带上了柴静的个人烙印. 同时主持人要善于调动和控制嘉宾的情绪引导受访者做真实表达.把握好自身的"角色规范".柴静说"网络时代尤其是有微博之后信息传播非常快也非常短很容易跨越事实直接进入评论环节成见很容易形成偏见也很容易加深而且这种社会情绪会因互联网而加快加重.我们做‘看见’是想沉浸并呈现更多事实让双方置身于对方立场上感受对方经历的事而不要急着去评判别人."[2] 《看见》节目带有新闻性失去真实性新闻就失去了生命.能够客观、公正、准确、平衡的阐述新闻事件是主持人的基本素质.柴静主持的《看见》话题涉及山区地区教育、孝子弑母、假章救妻、自然灾害、房屋拆迁等备受社会关注或极具争议的的话题.柴静在采访中避免"媒介审判"遵守客观性原则.柴静力图做出平衡性的新闻在访谈中不回避尴尬尖锐的问题.其在节目中常常表现出一种温和而有力的质询语言犀利思维敏捷柴静理性的人文关怀成为其特有的艺术风格.柴静在描述有争议性话题时尽可能地提出了争议多方的不同观点提供冲突情形下各方的不同主张并尽可能的提供事实消息避免偏颇、过激的言论.但有争议的是柴静在采访时未将自己的情感态度造成的外在影响降到最低.其过多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出现在镜头中或许会误导观众的情绪该问题属于新闻及其操作规范上的不同理解在此不做过多讨论. 三、对《看见》的语境分析 语境context是语用学的核心概念.节目主持人语用行为的基本原则是对媒介语境的适应.所谓媒介语境是指影响节目主持人语言运用的环境因素.语言使用贯穿于访谈节目之中主持人与受访者的交流或屏幕前的观众对节目的感受都不同程度的受语境影响.因而对《看见》的语言研究必然要对其语境的构成、特点进行分析. 1923年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B.Malinowski提出"语境"这一概念.他指出语境可分情景语境其属于语言性语境文化语境其属于非语言性语境.国内陈望道先生最早对语境构成因素进行研究.他在《修辞发凡学》中提出情景包括"六何"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原因、什么事件、什么人、怎么样了.这一点让人想到新闻学中提到的的"5W"与"1Hwho,what,where,when,why,how 以新闻为主的媒体环境中访谈节目也不可避免地追逐新闻要素从这个意义上说陈望道先生所提的"六何"情景作为当今的媒体语境更为适合在追逐新闻点的过程中节目定位也受这些因素的制约. 《看见》具备完整的话语结构《看见》的话语结构如图 《看见》的话语结构图图1 3.1主持人语境的组成 电视访谈节目是由多个语境相交重叠的系统.其共有三个方面第一语境是主持人柴静通过电视与观众交流的语境.观众虽是潜在的但观众是节目最终是否成功的裁定者.在第一语境中柴静用将信息单向传递给受众受众利用这一语境来接收和理解信息. 《看见》中每期节目都有导语、结束语和画外音大多都是柴静坐在演播厅的高脚凳上 有时站在演播室的屏幕前或与受访者分别的地方.柴静多身着蓝色或棕绿色西装带灰色围巾以简单、沉静、稳重的风格完成导语和结束语


本文来源于用户投稿或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zggz1.com/lw/309.html

1、本站目前拥有近 1000+ 精品收费资源,现在加入VIP会员即可全部下载。
2、本资源部分来源其他付费资源平台或互联网收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处理。
知识圈 » 《看见》语言研究随着移动终端、人工智能的兴起与发展信息传播的方式变得更加灵活

发表评论

加载中~

加入本站VIP会员订阅计划,海量资源免费查看

目前为止共有 3654 位优秀的VIP会员加入! 立刻加入VIP会员